庚 欣
  安倍政權不顧日本國內民眾反對及國際社會強烈質疑,悍然以閣議方式解禁集體自衛權,這是日本繼“購島”、“參拜”之後又一顛覆性負面動作,它激活了日本積蓄多年的社會矛盾——關於戰爭與和平、人道與反人道、尊重亞洲與岐視亞洲等涉及百年日本最基本、最重要的大是大非爭論,以及戰後國際秩序基本框架及日本定位等。
  本來,日本是一個均質化的社會,內聚排外的島國性格,使日本近代外爭不斷卻少有內戰。世界大國中似乎只有日本未經歷重大革命洗禮,蘇東劇變後日本國內“西盛東衰”,進步的知識分子鋒芒不再,長期和平穩定的生活孕育了保守主義的溫床。再加上美國戰後對日改造中為了維護自身霸權利益,不惜打壓進步的和平力量,扶植保守、聽話的政治勢力,塑造了日本保守主義的政治格局及民眾“安於現狀”、少有抗爭的性格特征。
  但是,日本民眾“安於現狀”有一條底線:厭惡戰爭甚至不喜歡軍隊,更不願意日本國家乃至自己本人再次卷入戰爭。原因很簡單:第一是歷史教訓,戰敗尤其核打擊等慘痛教訓使日本民眾基本奠定“不再戰”的認知。第二,戰後改造已使日本變成一個在政治體制、社會結構、制約機制、利益格局以及價值觀念上都與戰前完全不同的新國家,日本民眾對戰爭的厭惡很突出。即使日本有心冒險,今天的時代、世界、東亞也具有足夠力量制約之。日本民眾瞭解這些,因此對於安倍的倒行逆施奮起說“不”。
  這次“解禁”,使冷戰後日本由保守思潮主導形成的錶面平衡被打破,民眾的和平底線及生存利益受到現實挑戰,他們認識到:原來日本無法在戰爭與和平之間騎牆,在大是大非上並無中間道路。從6月“解禁”以來,日本各家民調都顯現出安倍整體支持率急速下降的情況。尤其安倍不擇手段,製造事端惡化與中韓等國關係,為強行修憲鋪路,更使日本民眾覺得自己被愚弄了。因為,日本民眾雖然對中韓好感度低,但要說中國會像當年日本侵略中國那樣對待日本,日本民眾絕對不會相信,因為他們已經在70年的親身經歷中,感受到中國人民改造日本戰犯、優待日本僑民、放棄戰爭賠償、推動民間友好的偉大胸懷,這又是一條底線。
  日本人民雖然有弱點,但在重大的利益、道義乃至生存底線被侵犯時,他們的良知、覺悟和力量會展現出來。“解禁集體自衛權”可能使日本政治形勢進入一個新階段:安倍玩火,卻點燃了日本的社會矛盾與衝突,凸顯出日本社會的政治分裂、精神分裂,這不是五五開的對半博弈,而是大多數要求和平、安全、穩定生活的民眾與少數保守勢力之間的衝突。日本現在很像十年前臺灣島內因“統獨”造成社會撕裂的情況,這對於安倍政權,是一個左右為難的危機。對於中國,則是一個因勢利導的良機——這是中日關係惡化幾年來,第一次出現日本多數民眾及國際社會強烈質疑安倍政權,並要求日本政府儘快改善與中國等國家關係的局面,我們應該抓住這個良機,有所作為。▲(作者是日本道紀忠華智庫首席研究員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dick

bs06bsdp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